「快看漫画」获腾讯新一轮 1.25 亿美元融资,下一站是 00 后内容社区

「快看漫画」获腾讯新一轮 1.25 亿美元融资,下一站是 00 后内容社区
在这个特殊时刻,滴滴又变得谨慎而沉默。
 
去年8月27日,两起恶性事件后,滴滴其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。迄今,依然没有上线时间表。
 
不过, 相较于去年的如履薄冰,进入2019年4月份后,滴滴顺风车多次对外发声,不断试探,对外释放出“开张营业”的信号。
 
据知情人士透露,过去一年,顺风车一直在做产品迭代。今年年初,顺风车团队进行人员优化,从原来的300多人到现在的200多人,整体规模减少。
 
但是安全人员从过去的十几人增加到现在的50多人。
 
滴滴顺风车下线的一年,也是滴滴内部进行调整的一年——这期间,滴滴进行了多次的组织框架调整,ALL IN安全。
 
大半年的休整后,程维、柳青等滴滴的核心管理层用相对开放的姿态再次走上台前。尽管如此,一年后,这个曾是滴滴主营收部门的产品始终没有上线。
 
这一年之中,滴滴估值下降、老股东抛售股权等坏消息不绝于耳;也是在滴滴顺风车缺席的一年中,高德、曹操出行、首汽约车、哈啰出行等玩家伺机进入这个市场,摩拳擦掌。而如祺出行、享道出行、T3等背靠传统车企的出行平台也不断出现,也企图直接分食滴滴网约车市场。
 
据某位曾经看过嘀嗒这个标的的投资人透露,嘀嗒的顺风车日订单直接翻了6倍,达到70万,嘀嗒已实现盈利。
 
滴滴仍需要顺风车这个业务,但面临监管与舆论,尽管数次试探,曾经这个市场的老大,依然在等待重新上线顺风车的机会。
 
顺风车折戟
“怕,就是怕,就是怂。”在滴滴顺风车在下线325天之后,在一次媒体开放日上,柳青直言了滴滴顺风车业务迟迟未能上线的原因。
 
“可以非常坦然的跟大家讲,我们比较怂的,在这件事情(顺风车)上,我们内心有这么多纠结,这么多彷徨,谁那么笃定就能推出一个100%安全的产品。谁愿意每天无数人骂你黑心,这么大的心理压力,是为什么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的重要的原因。我们等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害怕。”在现场,柳青甚至一度哽咽。
 
給柳青留下阴影的是,去年5月和8月,连续出现的两起滴滴顺风车恶性事件,这两个事件也让滴滴品牌口碑出现断崖式折损。
 
“有滴滴员工向我抱怨自己得不到尊重,甚至出门都不敢跟司机说明自己的身份,这对于整个滴滴人都是非常大的冲击。”柳青说。
 
更为直接的是,经过这两起事件之后,滴滴进入了很长时间的休整期。
 
顺风车事件之后,滴滴ALL IN安全,不断更迭APP。同时,滴滴公司内部组织了“安全责任落实到员工的会议”。
 
“国际化原本是2018年滴滴的重点业务,但安全事故出来之后,也受到了冲击。”在滴滴工作的陈明说。
 
而据另一位在安全事件发生之后离职的员工表示,那些直接可以带来安全类价值的业务被摆放到了高优先级,等于原来的既定目标做了调整。“之前在支撑智慧交通的员工,可能会调动到这个业务中,人少了,其它业务拓展速度自然就缓慢了。”
 
为提升“士气”,滴滴每个部门每个月组织开一次会,因为有高层领导参会,所以会议名字叫“在一起” 。
 
不过,这一年来,这个“在一起”的会议带来的更多的是坏消息,年前的会上是宣布年终奖砍半的消息,年后的会议则是宣布裁员。
 
“所有的福利都在裁减,原来的水果是发放到工位的,现在是每个楼道里摆一篮子,保安看着一个人只能拿一个,去晚了就没有了。”陈明说。
 
这些细小的变化正是滴滴过去一年所经历的缩影。
 
今年2月,36氪报道称,滴滴在2018年全年亏损109亿,司机补贴113亿元。而依据滴滴内部信所披露的显示,2018年上半年亏损达40.4亿元,下半年亏损扩大到了73亿元左右。
 
安全事件发生之后,滴滴的D轮投资人开始抛售滴滴的原始股份,而此前,这些投资人都曾希望滴滴能在2018年安全着落。
 
事实上,据多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,如果不是因为顺风车的安全事件,2019年上半年,滴滴登陆资本市场几乎是势在必行。
 
休整的滴滴
顺风车事件之后,滴滴进入长时间的休整期。
 
去年8月24日,滴滴乐清事件中,遇害女孩的亲友第一时间向滴滴客服求助,但四个多小时之后,滴滴才将顺风车主相关信息提供给警方,引起巨大的争议。
 
界面新闻曾披露过滴滴客服体系,因为需层层汇报,流程复杂。这也决定了当时的滴滴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去启动紧急预案。
 
这一年中,滴滴尝试做出改变。
 
过去一年,滴滴将安全客服升级成安全响应中心,成为独立团队,专注解决安全类事件。升级后,滴滴还增设了安全专线,用户遇到紧急情况可以拨打安全专线直接联系安全响应中心,更快速。“这样安全响应机制就可以形成。”滴滴客服负责人刘西帝在公开场合表示。
 
同时,滴滴的一线客服人员的权限也在提高。顺风车事件发生时,滴滴的客服只能逐级汇报,无法直接上升到安全中心,这也就导致了流程上所需时间过长。“现在,一线客服进行判断后,可以直接上升到安全响应中心,经过筛选后可以启动预案机制。”刘西帝表示。
 
目前,滴滴客服有9000人,其中有8000人是负责接线,在这8000人中,滴滴的直营和外包客服各占一半。
 
官方数据显示,滴滴客服日均处理30万通电话,绝大多数安全相关进线会在10分钟内升级流转,并约在130分钟内做到响应。
 
滴滴首席出行安全官侯景雷则表示,2019年滴滴预计网约车安全投入将超过20亿元,安全工作团队已扩充至2548人,制定了19项安全制度。
 
截至目前,滴滴出行已成立了各级安全管理委员会,负责安全生产管理工作,拥有108名安全生产职责管理者、1327名安全岗位负责人签订安全责任书,排查治理隐患103个,并设立300万安全考核奖。
 
同时,在司机安全准入方面,滴滴官方披露的数据显示,当前平台针对司机日均人脸验证达430万人次,100%覆盖全量司机的出车验证和行程中抽检,月均人工抽检复核60万人次。从2018年8月起,截至目前清理了30.6万三证不符的司机。
 
值得一提的是,在警方调证方面,安全处置团队负责人杨嘉成介绍,滴滴把警方需要的信息分成了3个等级。在符合法律法规的前提下,滴滴给每个等级灵活设置了不同的调证手续。
 
“如果手续齐全,平台会配合警方十分钟内完成调证工作。”据滴滴官方统计,滴滴每个月平均接到5000多个声称是警察的调证需求的电话,最终按要求上传警官证照片信息的,完成调证的约为1000左右。
 
还未上线的滴滴顺风车,一直在进行产品迭代,该业务线现负责人张瑞表示,未来滴滴顺风车将去掉附近的功能,仅能在常用地点之间接乘。同时,永久下线用户隐私信息,通过上述手段来确保真顺风。
 
不过,即使滴滴多次举行沟通会,滴滴顺风车负责人张瑞也发布了公开信,但滴滴顺风车依然没有明确上线时间表——这个重要的业务依然在休整之中。
 
坏消息是,顺风车这个市场却在一路向前,未曾等待滴滴。
 
群敌环绕
“滴滴顺风车出事之后,嘀嗒非常忐忑。” 一位接近嘀嗒高层的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。
 
滴滴顺风车下线之后,嘀嗒的顺风车业务该何去何从,会不会也被下架,成为嘀嗒高管们最为担心的事,直到交通部进驻滴滴调查结果出来后,嘀嗒悬而未决的心才落定。
 
但滴滴顺风车事件对他们也产生了影响。“去年9月份,日订单量、用户增长都呈现下滑趋势。”上述知情人士说,用户对顺风车的安全性产生了质疑,顺风车品牌出现不可逆的折损,直到10月份,由于十一市场的拉动,嘀嗒的数据才回暖。
 
硬币的另一面是,滴滴顺风车的缺位,也刺激了嘀嗒顺风车业务数据的增长。
 
“那段时间,大概有接近两百万的车主新增到嘀嗒顺风车平台排队等待审核。”上述人士说,要不要增加带宽来应对激增的数据,是否要通过营销去继续做增长?这些都成为嘀嗒高管们的议题之一。
 
包括在这个时间点做营销,会不会被用户认为是吃“人血馒头”,也一直有所讨论。最后,他们选择谨慎,并没有采取营销行动去做数据拉升。
 
尽管如此,由于滴滴的缺位,嘀嗒顺风车的数据还是迎来高速增长,据曾看过嘀嗒这个标的的投资人透露,在嘀嗒顺风车下线的期间,嘀嗒顺风车数据直接翻了6倍,达到70万的日订单。但嘀嗒联合创始人李金龙对这一数据未予置评。
 
同时,在滴滴顺风车下线的期间,这个市场也迎来了新玩家——由共享单车起家的哈啰出行。
 
2019年春节前,哈啰顺风车业务开始试运营,并推出“共享春运”的活动。依据其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,1月25至2月4号期间,参与“共享春运”活动的车主累计51万人,乘客80万。 截至今年2月22日,哈啰顺风车车主注册量已突破200万,累计发布订单量超700万。
 
近期,背靠车企吉利的曹操出行CEO刘金良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,曹操将发起“车友”顺风车,依托吉利的车主去做交互生态。同时,也准备向社会开放,招幕车主。
 
高德顺风车也已在武汉、广东试运营,其主打不抽成、不盈利的真公益顺风模式。
 
首汽约车CEO魏东在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示,他们也将在顺风车领域布局。
 
为什么这个充满不确定的业务,玩家却趋之若鹜?
 
李金龙说,尽管顺风车不是营运性质的网约车,不能抽成,但这依然是一个大规模的市场。最为关键的是,因为其规定了车主的接单数量,不需要通过补贴去拉升服务数量,按照规定抽取一定的信息服务费,依然能产生可观的收入。
 
此前,界面新闻从滴滴知情人士处独家披露,滴滴顺风车GMV每年环比增长50%。2017年,顺风车的GMV接近200亿人民币左右,收入是20亿人民币,净利润接近9亿人民币。同年,滴滴的净利润是10亿人民币,剩下的一个亿来自代驾,2018年顺风车GMV的目标是400亿人民币,净利润20亿人民币。
 
滴滴顺风车净利润曾占据了滴滴净利润的9成之多,且每年环比50%的增长,承担了滴滴的主利润来源。2017年,虽然顺风车的日订单量只有快车的十分之一,维持在200万单左右,但其GMV占据了滴滴总GMV的15%。
 
而没有顺风车的滴滴估值也呈现下降趋势。依据今年优步提交的招股书显示,其持有的15.4%滴滴出行股权在2018年年底时价值79.5亿美元,按此推算,滴滴出行估值为516亿美元。而去年8月份前,滴滴的估值高达750亿美金。
 
滴滴需要顺风车。自今年3月以来,滴滴举行了多次“听证会”,商讨滴滴顺风车的相关事宜。4月15日,滴滴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张瑞通过官方微博、微信双渠道发布了“滴滴顺风车致大家的一封信”,这也被外界解读成,滴滴顺风车即将回归的信号。
 
但滴滴顺风车依然箭在弦上。
 
“顺风车到底做还是不做,这件事情我们内部讨论了很久,坦率说,不管采取多少措施,都很难完全杜绝安全事件的发生,但最终促使我们下决定的,还是用户的需求。”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称。
 新浪美股讯 北京时间27日消息,俄克拉何马州法官裁定强生(127.8, 1.02, 0.80%)在阿片类药物案件中负有偿付责任,强生需支付5.72亿美元赔偿金。
 
  俄克拉荷马州法官塔尔德•巴尔克曼(Thad Balkman) 8月26日裁定,强生欺骗医生开了过多的阿片类药物处方,造成了暂时的公众公害,且必须支付政府应对成瘾率和过量用药激增的成本。该罚金用于加强紧急服务和治疗预算提供资金。
 
 
  俄克拉荷马州曾寻求强生赔付高达175亿美元的罚款,以帮助该州在未来30年时间里通过戒毒治疗和预防项目以应对阿片类药物流行的局面。
 
 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,从1999年到2017年,近40万人死于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。据俄克拉荷马州的律师称,自2000年以来,俄克拉荷马州约有6000人死于阿片类药物过量。
 
  阿片类药物是从阿片(罂粟)中提取的生物碱及衍生物,能缓解疼痛,但长期服用可上瘾。在美国,阿片类药物上瘾和滥用已演变成“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”,甚至有媒体称其为美国“历史上最致命的毒品流行”。
 
  在今年5月开始的为期七周的非陪审团庭审中,俄克拉荷马州司法部长迈克•亨特(Mike Hunter)试图证明,强生进行了为期数年的营销活动,在宣传止痛药的好处的同时,将这些令人上瘾的止痛药的风险降到了最低,从而助长阿片类药物的流行。
 
  该案件宣判后,强生在周一美股盘后交易中上涨超3%。
 
  歌手·ASKA于25日在官网等宣布,退出双人组合“恰克与飞鸟”(CHAGE and ASKA)。当天为组合出道40周年之日。
 
  关于自身选择退团的理由,ASKA则说明称,“我认为与其就这样延续演艺寿命,不如索性先拆散,重新打造的方式更具有建设性”。对于Chage,ASKA则表示“搭档目前不接受‘解散’,更何况这个‘退团’,应该也无法接受吧”。据悉,ASKA今后将继续进行个人演艺活动。
 
  恰克与飞鸟于1979年出道,曾推出过《SAY YES》及《YAH YAH YAH》畅销金曲。在2014年,曾因ASKA涉嫌违反《兴奋剂取缔法》等被捕,受到缓期执行的有罪判决之后,一直处于暂停演艺活动的状态。
36氪获悉,8 月 27 日,动漫领域明星项目「快看漫画」宣布获得腾讯 1.25 亿美元投资。官方表示,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 IP 和社区业务。
 
接受36氪独家专访时,快看漫画创始人 & CEO 陈安妮表示,接下来公司的核心投入包括三块,加大内容投入,挖掘 IP、扶持创作者;在漫画阅读之外,激发 UGC 活力、完善 00 后内容社区的搭建;以及加大对产品研发的资金、人员投入,借助 AI、大数据等技术,提升内容创作能力和内容分发效率。
 
快看漫画创立于 2014 年 12 月,借着新一代内容消费者的阅读习惯,该移动端漫画阅读平台得以快速起量。目前拥有 2 亿用户,4000 万 MAU,日均停留时长在 30-45 分钟,用户中超过 50 % 为 00 后。
 
据艾瑞咨询,2018 年中国泛二次元用户规模近 3.5 亿,在线动漫用户量达 2.19 亿,其中 95 后已经成为动漫产业消费的主力军,动漫 IP 付费价值,有望伴随 95 后拥有更高的可支配收入后凸显。这是动漫产业将迎来爆发的重要基础环境。
上一篇:恰克与飞鸟出道40周年之日 ASKA宣布退团
下一篇:“越夸越美”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?